而这个时候,南宫胤还在继续说话。

“兴许……就是这些用原因了吧。”

他依旧在笑,面上的狰狞面具却不让人觉得可怕,因为他的眼睛里写满的是伤痛和寂寥。

他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仿佛也在一点点的苍老。

“别说了……”谢蓁听不下去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许皇后厌恶南宫胤的原因……是因为这些莫须有的话。

天煞孤星?

不详之人?

她不信,可是她也觉得好荒唐,皇后是一个母亲啊,她怎么能听信这样荒唐的话啊?

如果她有孩子,如果她的孩子也被人这样说,她一定把那个人打得满地找牙。

她只相信一个道理,人定胜天。

南宫胤嘴角扬起一抹毫无温度的笑意。

“所以不仅你也想知道为什么,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在没有明白这些以前,我也同你一样,每日执着这些问题。”

“比如,我是她的儿子,亲生的儿子,她为什么不喜欢我?我也和你一样,觉得她荒唐。”

“我得不到她的喜欢,至少要得到一个被她厌恶憎恨的理由,后来我才知道,她是真的……嫌弃我吧。”

嫌弃他会带给她厄运,会阻挡了许氏一门的荣耀。

谢蓁的心真的很疼,她再也没有胃口吃饭,她放下筷子,颤巍巍的握紧他冰冷的手指。

“不要说了,南宫胤你不是不详之人,你对我来说,你是神,你只会带给我好运,无数次都是因为你,我才死里逃生。”

“这都是你带给我的好运。”

南宫胤并没有听进去,陷入了自己内心的煎熬里。

他甚少同身边的人说这些,今日突然就想说给谢蓁听了。

不去问为什么,想说就说了。

他呼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反握住她的手,低沉的道:“小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这些,我以为是我做得不够好,不能像三哥,端王一样优秀,让她在父皇面前没有脸,让她被左贵妃压了一头。”

他慢慢地道来小时候的故事。

于是啊。

他拼命的学,没日没夜的学,后来他慢慢地追赶上三哥。

三哥的剑法好,可以舞剑夺得父皇的喜爱和奖励,他也想,他甚至觉得他可以比三哥做得更好。

第一次拿剑的时候,他连剑都举不起来,跟着师父学到手指尖都冒泡了,他还是不肯放弃。

他坚信,是他不够好,是他不够优秀,所以母后不爱他。

三哥会的,他全部都努力做到最好。

但是,似乎……不会。

他的母后就是讨厌他,不管他做什么,都不会得到她的爱护和喜欢。

她不喜欢他,他做什么都是徒劳。

而有些人,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轻易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这种偏差,在他的弟弟,太子出生之后达到了顶峰。

她可以抱着太子温柔疼爱,却把他拒之门外,连椒房殿的门都不让他进。

他小时候也是喜欢弟弟的,可他不被允许接近弟弟。

因为他是一个会给人带来厄运的灾星。

就算他什么都没做,只要弟弟有一点不好,都是他的错。

太子生病的时候,她可以日夜陪伴,呵护。

所以他那时候很蠢,他在想,自己是不是生病了,她也会这么抱着他,温柔的哄他,喂他喝药。

他为了得到母后的关注,他大冬天的时候浸泡在冰冷的池水里,那水,冰冷刺骨,如同刀子一样锐利,狠狠地剜着他的骨头和血肉。

他都忍了,因为寒冷之后,母后的怀抱一定很温暖,那是世上最温暖的存在。

他如愿的发了高热,浑身发颤。

他都烧糊涂了,结果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