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殿里,早已经是其乐融融,欢聚一堂了。

因为谢蓁和南宫胤在外面说了一会,他们来的时候,长乐殿都坐满了人了。

皇太后容光焕发,身侧坐着谢无双,谢无双脸上是羞涩的笑容。

皇太后是高兴了,但是坐在一侧的皇后,那脸色就太臭了,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厌恶谢无双,以及她肚子里那块肉。

皇后和谢无双之间的关系很微妙,左贵妃也带着孩子在长乐殿,身边站着胖墩十皇子。

左贵妃依旧是华服加身,今天依旧眼压皇后。

皇后就是端庄大方,但却妖媚不足。

男人嘛,自然都喜欢左贵妃那个味道的。

往下依次看去,是不论走到哪里都混得很开的晋王,晋王妃等人。

今天南宫薄没入宫,长乐殿里没有他。

还有一些其他的嫔妃,谢蓁不认识的。

不过,女眷之中,还有一个人。

那就是许韶光。

许韶光是未来的太子妃,但还没有正式成婚,并未曾和太子站在一处。

可许韶光风姿卓越,哪怕是在人群里,也是鹤立鸡群。

谢蓁看到了许韶光。

“七王爷,七王妃到!”

殿外的小太监大声的高喊。

长乐殿内的众人原本都在说说笑笑,听得太监喊这一声,声音瞬间就静默了下去。

无数双的目光,刷刷刷的看向殿入口。

谢蓁推着南宫胤,迎着众人各异的目光,淡定的走进去。

谢蓁长相英气,今日一身暗红色的繁复宫装,掩了几分英姿飒爽,多了几分威严和尊贵。

这架势,倒让人众人觉得有点像皇后。

所以,众人都默默的看了一眼脸色冰冷的皇后。

“给皇祖母请安,皇祖母千岁千岁千千岁。”

南宫胤和谢蓁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一起行礼。

南宫胤因为身体受伤不便行礼,谢蓁就代替他下跪了。

谢蓁跪那一下,都觉得膝盖痛死了。

她面不改色的,“孙媳请皇祖母安。”

太后刚才还在笑,现在又开始抹眼泪了。

她亲自吩咐身边的宫人,“快快,快扶王妃起来。”

“老七,你花灯会遇刺怎么如此严重?早知你受伤如此严重,你便该府里好好修养的。”

太后是真的担心南宫胤。

老七的功夫她是知道了,怎么会伤到都要坐轮椅了?

这皇帝也太偏心了。

都这样了,还要老七进宫来,明知道老七就是一个不服输的性格。

南宫胤道:“孙儿不孝,让皇祖母为孙儿担心了。”

“孙儿一切都还好,皇祖母不要担忧。”

“你啊你啊。”太后悲中从来,“你就是惯会让哀家担心的。”

“快入座,陪哀家说会话,凑凑热闹,等会便去清凉台了。”

接风宴是在晚上,现在时间还早,众人为了表示自己的孝心,都是要来给太后请安的。

南宫胤和谢蓁在宫人的引领下入座。

许韶光坐在女眷之中,眼神早就飞了过来,一直粘在南宫胤的身上。

他坐着轮椅,身形单薄,说话气息不足。

尽管他在克制,许韶光也是懂武功的人,她还是发现了他的伤。

应当是严重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