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一出,平静的空气顿时像被什么撕裂了一般,沉寂得有几分诡异。

南宫胤眸光锐利,定格在南宫诀的脸上。

眼熟?

两人沉默的对视着,这宛如一场漫长的对峙,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战火气息。

谢蓁心中紧张无比,眼神凝在南宫诀身上。

她的手指握紧成拳头,手指甲都掐入了肉里。

这个人,一定是冲着她来的!

她现在无比的确定,这个人就是那个人!

可这个时候,谢蓁什么都不能说,她不想要南宫胤误会什么。

她当即就否认,“六哥是么?我是王爷的王妃,弟媳见过六哥。”

谢蓁压下心里的惊恐,落落大方的施礼,瞬间就把一场危机化解。

南宫诀轻笑,“你就是谢蓁?”

他没说弟媳,而是直唤她的名字,这是十分不太妥当的。

南宫胤的气息都是瞬间一冷。

谢蓁直视他,“谢蓁乃王爷的王妃,还请六哥自重。”

“本王一向散漫惯了,在沙城也是如此。”南宫诀为自己找了个借口。

“弟媳不要见怪。”

他刻意咬重了弟媳两个字,神色是那么的复杂。

“好说。”谢蓁神色颇为冷淡。

南宫诀话锋一转,“本王这才知道是弟媳,可本王看你倒是很眼熟,不知道本王是不是在京城见过你呢?”

南宫胤的气息更冷了,眼底都凝结成了一层浓重的寒霜。

谢蓁的心在颤抖。

南宫诀一定是故意的,绝对是。

什么时候不好提,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提起来。

这不是要离间她和南宫胤之间的关系吗?

他们之间的关系好不容易才缓和了一些,今天可能就要完蛋了。

是的。

绝对完蛋了。

“那天的巷子,是你吗?本王还想着,登门拜谢呢。”南宫诀露出了很遗憾的表情。

谢蓁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否认,这个时候要是承认了。

她是傻,她才会承认。

“六哥你认错了,那人不是我。”

南宫诀跟着点头,笑着道:“本王也觉得不可能是弟媳你。”

“如果要是你的话,本王就直接把你丢失的东西还给你了。”

东西?

谢蓁是懵的。

她有什么东西落在南宫诀的手里吗?

她为什么不知道……

谢蓁是有些茫然的,她应该没掉什么东西吧。

但她心中又有些不确定,如果没掉东西,南宫诀不会故意提这些的。

南宫诀是什么意思啊?

说者有意,听者就更有心了。

南宫胤的眼神回转到了她的脸上,谢蓁还不知道。

她还在发神,她在想自己到底掉了什么东西。

南宫诀笑道:“这么看着本王做什么?难道弟媳多看本王几眼,你就觉得本王眼熟了?”

谢蓁心里呸了一声,不要脸,谁在看他?

这个男人可不可以要一点脸啊,怎么比她还不要脸呢?

她感受到了南宫胤的冰冷目光,连忙推着轮椅就走。

“不说了不说了,王爷我们先走吧。”

在南宫诀看来,谢蓁着是落荒而逃的。

他们还没走远,南宫诀故意道:“也不知道是哪位姑娘掉的玉扳指,本王真不知道去哪找人把东西还回去。”

玉扳指!

这三个字,飘入了谢蓁的耳朵里,她以为是听错了,她也没当回事,只是像躲避洪水猛兽的推着南宫胤快走。

他们都走了,南宫诀也跟着进宫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