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气愤无比,因为他的真心不容人践踏。

周围的暗卫都跪了下去,这凉亭里的气氛恍若凝固了,呈胶着状态,那么的紧张。

“父皇这么动怒,是因为被我说中了么?”南宫诀冷冷地道。

文帝眼中已经闪烁着狂怒的焰火了,多少年他都不曾气得如此厉害了,心口直痛。

“你是不是当真以为,朕舍不得对你做什么?”文帝气息变了变。

南宫诀刚要开口,跪在凉亭外侧的随影不停的给他使眼色。

那仿佛在说,‘讨好皇上啊,千万不要惹怒皇上。’

南宫诀避开了他的目光,冷淡道:“君是君,臣是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文帝忍无可忍,拳头都捏得咯咯作响。

“给朕跪下!”

南宫诀说的话,像是在捅文帝的心窝子。

他为这个儿子细心的筹谋,如今换来的却是君君臣臣四个字。

文帝气急攻心,都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南宫诀这次倒是没有顶嘴了,跪了下去。

但文帝心中还是气,他起身,走到南宫诀的面前。

文帝居高临下地盯着他。

“没朕的命令,不许起来。”

“朕看你是在沙城待得疯魔了,如此言行无状,怎么能讨公主喜欢?给朕在这里跪着,跪到天亮!”

文帝穿着常服,但还是掩不住一脸的沉怒威严。

帝王之怒,莫过于如此。

南宫诀一言不发,跪着便跪着,一句求饶的话也不说。

他在无声的和文帝对峙。

这使得文帝怒火中烧。

随影适时的求情,“皇上息怒,王爷前往京城的路上,才遭遇了几次刺杀,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跪一夜他受不住啊。”

随影试图唤来文帝的心软。

南宫诀依旧跪在那里,没有一点反应。

文帝来回几个呼吸,总算是压住了怒火。

“你知错了么?”

这很明显,是给南宫诀一个台阶下。

但是南宫诀一意孤行,他不需要这个台阶,他也不回话。

随影都恨不得替自己的主子回话了!

文帝忍着怒意,又问了一次,“朕在问你的话。”

“你可知错?”

南宫诀慢慢地睁开眼睛,平和地道:“儿臣,不知。”

文帝的眼睛都要燃出了火焰了。

他眯起眼睛,狂怒道:“你不知?”

他不是不知,是故意为了气他!

此时此刻,空气静得可怕。

文帝的呼吸粗沉,像一头暴怒的雄狮。

南宫诀神色平和,没有一点的畏惧。

“好,好好!”文帝怒极,一连几个好字。

“既然你不知道你错在哪里,那你就在这里给朕跪着,直到你知错为止。”

说完,文帝冷冷地扫了他一眼,拂袖而去。

文帝的影密卫便连忙跟上,护送文帝离开了别苑。

文帝生气离开,随影看着自家的主子,他的脸色发白。

“王爷,您何苦要触皇上的霉头呢?皇上他……”

南宫诀深呼吸一口气,冷然道:“不必再说,本王和他天生不对付,他要本王理解他,本王理解他什么?理解他的自私自利,理解他的不择手段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