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为谢蓁怕什么,那就是突然安静的空气。

她直接就怔在了那里,当她还没反应过来那个人是南宫胤的时候,她眼睛里的眼泪已经不要钱似的往外落了下来。

她用力的想要忍住眼泪,至少不能在他面前丢人。

但是所有的克制,所有的冷静,在听到他担忧的询问时。

她整个人就破防了,眼泪汹涌而出。

“哭什么?”

“谁欺负你了?”

他的声音依旧一如既往的低沉喑哑。

就是这一句话,让谢蓁泪水止不住,眼睛更红了。

谁欺负你了?

这就是一句很简单的询问,却给了她一种浓厚的安全感。

她突然就忍不住了,思绪也变得模糊,就那么伸出手,一把扑到了南宫胤的面前。

她撞入他的怀中,手也顺势抱住了他的脖子。

就这一刹那,他们的呼吸也铺天盖地的纠缠在一起。

谢蓁哽咽落泪,胸膛剧烈起伏,她却用力的抱紧他。

她像是找到了依靠一样,又像是迷路的孩童找到了家。

这个举动让南宫胤身体僵住,他下意识的揽住了她的腰。

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生气,藏在胸膛里的心脏激动得狂跳,鼻尖都是她身上的女子香气,陌生而熟悉。

他眼底闪烁着微光,似湖面的月光,幽明变换不止。

“谁欺负……你了?”

南宫胤的声音有些变调。

谢蓁哽声道:“我想回家……”

“好,回家。”南宫胤以为她是想回七王府。

谢蓁却摇头,“我想回另外一个家,这里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这里。”

“南宫胤你能不能懂,那种被所有人排斥在外的感觉?”

她满脸泪痕,“这里没有人想要留下来,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我想回去。”

她的身子在他怀中瑟瑟发抖,谢蓁不是爱哭的人,也从来不觉得眼泪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

但是一个人坚持了太久,也会疲惫,也会不安,有那么一个人恰好出现,她就想倾述自己所有的情绪。

那正是因为信任,她那么的信任南宫胤,所以才可以在他的面前肆意落泪。

因为他不会笑话她,他和这里的人都不一样。

她想到此处,才惊觉……她的心里已经对他完全不一样了吗?

南宫胤望着她,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这个我办不到。”

“但你以前不是说过,七王府也是你的家么?本王在哪里,哪里就是你的家。”

他在她耳畔低沉道,“谢府的人谁伤了你?本王去给你讨回公道。”

这是霸道的宣誓,更是对她的宠溺。

南宫胤从来不觉得,谢蓁有现在这样这么需要过自己。

他的誓言是那么的充满了力量,让人心动。

谢蓁的眼泪更忍不住了,眼泪都浸湿了他的衣襟。

“算了,我不和他们计较了,我们回家吧。”

“你说得对,七王府就是我的家,七王府的一切都比这里让人更喜欢。”

“我喜欢七王府的一切。”

谢蓁动情的道。

南宫胤心跳加快,咚咚咚的心跳声,不断的回响在耳边。

他低下头,薄唇差点就要吻到她耳畔。

她泪眼模糊,手却还是拉着他的袖子。

七王府的一切都让她喜欢。

那也包括他。

她没有明说,但他沉寂的心被这一句话撩拨得痒痒的,如同猫抓一样。

然而,这还不够。

谢蓁又道:“还有……我觉得……”

“南宫胤……”

她深呼吸一口气,红着眼睛看着他。

她怎么觉得她有点喜欢他了?

她是想说出来的,但几次呼吸,都没敢说出来,脑子乱得和一锅粥一般。

她……怎么能喜欢南宫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