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冷着脸吩咐。

“小姐,皇后娘娘已经派人警告过您了,我们何不避着七王爷一点呢?”

“惹怒了皇后娘娘,对我们没有好处。”

许韶光眸子一沉,“执剑,你不懂。”

“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办便是,姑姑那里我一力承担。”

执剑无奈。

“属下这遵命。”

执剑去想法子将谢蓁引开,本来谢蓁和南宫胤是在一处的。

谢蓁左挑右选,“不如我们分开挑,速度更快。”

“你……”南宫胤不想答应。

谢蓁又道:“你放心,这里是老夫人的地方,我会很安全的。”

“你以为本王在担心你?”南宫胤反问。

谢蓁眨眼,“难道王爷不是在担心我?”

南宫胤无话可说。

最后丢下一句,“葡萄园就这么大,有事你叫我。”

她拎着篮子,头也不回的道。

“知道了,王爷你好啰嗦!”

两人分开去挑葡萄,慢慢的越走越远。

南宫胤是当真在挑选葡萄,为谢蓁挑选葡萄。

许韶光悄无声息的来到他身后。

南宫胤知道来人是谁,没有任何的惊讶,也没有回头看一眼,继续拿剪刀剪葡萄。

“王爷。”许韶光低低的叫他。

南宫胤还是没有回头,只是道:“许小姐有何贵干?”

“非要如此生疏吗?”她眸子落寞。

“过路人而已。”南宫胤道。

许韶光步子一颤,“过路人?”

“许小姐,本王不想重复第二次,有何贵干?”

南宫胤不耐烦了。

许韶光心中一痛,面上依旧风云不见。

“王爷,就算你不肯听我说话,那么,你也算是我的表哥,你就当韶光多嘴,问问你的伤好了么?”

“与你无关。”南宫胤还是那么的冷淡。

许韶光咬紧牙关,眼神一点点的暗淡。

“我知道和我无关,可我还是担心王爷你的伤。”

许韶光深呼吸一口气,从袖袋里拿出了一盒药膏。

她弯下腰,放在了地上。

“我知道你恨我,知道你讨厌我,但这些药是我找来的珍贵东西,对你的伤是有帮助的。”

南宫胤都没看一眼,声音冷得渗人。

“本王已经说过了和你无关,你不过是一个过路人而已。”

“许小姐还真的是太过自我。”

许韶光就当没听到,白着脸继续道:“药我放在这里了。”

“韶光不会无事找事,只是想对王爷好而已。”

说完,许韶光就一脸期待的看着他的背影。

但南宫胤没有拿药,他云淡风轻的摘下一串葡萄到篮子里。

直接就把许韶光无视了……

仿佛,许韶光这个人还不值得他面前的葡萄,值得他多看一眼。

南宫胤和她擦肩而过。

许韶光手一抬,轻轻的拉住了他的衣袖。

“放手。”南宫胤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

许韶光目光死一般的黯然,“不放。”

“自重。”南宫胤冷淡道,“许小姐你不知道自重吗?”

“你是未来的太子妃,以后按照礼数,你也要尊称本王一句七哥。”

“你现在的行为,于礼不合吧?”

许韶光脸色一会白一会青,比那天晚上太子羞辱她的时候,她还要痛苦难过。

太子只是抹她的面子,但是南宫胤是伤她的心。

自重。

她一心想要嫁的男人,他让她自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