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蓁突然愣住。

第一次带女人骑马?

他难道没带他前女友许韶光骑过?

“你再说话,本王就把你丢下去!”

丢下去?

谢蓁怂了,她下意识的就抱住了他勒缰绳的手臂!

是那种,紧紧的抱着!

南宫胤手臂一僵,感受到了她的某些异样,他面色微变。

南宫胤也很久没骑马了,虽然他很想策马狂奔,但是还是顾忌了谢蓁的情绪,最后放慢了速度,慢慢悠悠的去往京郊的庄子。

哪里知道谢蓁这么没用,她居然被马颠吐了。

“我不行了……我再也不骑马了,你不要折磨我了。”她蹲在草丛边呕吐完了,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胃里还是翻江倒海的,整个喉咙全是那种恶心难闻的味道。

南宫胤把马拴在树下,他也很惊讶。

“你们那里的人都不骑马的么?”

谢蓁面色发白,有气无力的道:“我们那里……”

刚要回答,胃里又难受了,她表情一变。

“呕——”

谢蓁又背过身去,继续吐。

南宫胤看不下去了,走到她身后。

“你怎么样了?”他语气里带着一丝关切。

谢蓁摆手,“你别过来,吐完就好了。”

南宫胤沉默的站在那里,也不知该做些什么。

毕竟,他活了这么久,是第一次看到被马颠吐了的女人。

不过谢蓁看上去确实很难受。

等到谢蓁呕吐完了,她已经脸色苍白到发青了,步伐也虚虚晃晃的。

“我没事了,走吧。”

她虚弱的道。

南宫胤却倏地背对着她弯下腰。

“你干什么?”谢蓁不明白。

南宫胤依旧留给她背影,冷静的说:“这里离庄子不远了。”

“上来,我背你。”

谢蓁一脸愕然,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他说背她?

这一刻,她心中因为他的只言片语而带起了巨大的波澜。

谢蓁反应过来了,她猛的摇头,“不用了,我能坚持的。”

那个不可一世的南宫胤在她面前弯腰,他的背看上去是那么的宽阔,会给人浓浓的安全感。

仿佛只要那个人在,所有的风雨多会被阻挡。

但是。

谢蓁还记着,他受伤了,而且伤就在后背。

那一箭,是他为她挨的。

南宫胤回头看她,“你不是不能骑马么?那还这么多话做什么?”

“上来吧。”

“本王不想重复第二次。”

他没她想的那么弱,又不是什么致命的伤,能耐他如何呢?

谢蓁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我自己走,我不要你背。”

“伤再恶化了,东方镜会杀了我的。”

她絮絮叨叨的,眼眶已经因为他这样的动作而有些泛红。

南宫胤其实……算是对她不错了吧。

他戳破了她的身份,他也没有要对付她,他不止说保护她,他还用他的行动来证明了。

谢蓁心里真的很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