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刹那,南宫胤差点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他听到了什么?谢蓁又说了什么?

为什么他的感官都在一瞬失去了,他好像和这个世界隔绝开来,只是沉溺在她真诚而明亮的目光里。

他的心,忽然就被什么东西轻轻的触动了一下,然后不断的坠落到更深的虚空里。

许久过去。

南宫胤终于从震惊里找回了自己的思绪,他的眸光微闪。

“你……说什么?”他的喉咙微微发紧。

谢蓁很奇怪他的反应,但她仍旧重复道:“我说,我给不出冷泉的药,但是我有办法救你,这是真的。”

“我有一个要求,我要让南宫胤活着从边关回来。”

“用他的命,换你的命。”

最后,谢蓁忍不住用力的握紧了手,男人的目光变得是那么的复杂而深谙,她看不懂,但隐约觉得有些可怕。

他看着她,眼睛都不眨一下,眼神宛若一个巨大而危险的黑色漩涡,在不知不觉间席卷而来,吞没这世间一切的生物。

她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很害怕,好似自己是被他盯上的猎物。

而他是猎人!野心勃勃的猎人!

周围的空气寂静了一瞬。

南宫胤用力呼吸了一下,在她的声音再次落下的时候。

他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停顿了一下,好似,整个世界的喧嚣都离他远去。

明明已经是冰冷的秋夜,天气寒凉,屋内也只点着一盏烛台,那光芒太微弱,无法驱散这寒夜的冷。

可此时此刻。

他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冷,有温暖的气息从空气里,一点点的沿着他的皮肉,骨缝,一点点的浸到血液深处。

那样的感觉太诡异,是从未有过的感觉。

以至于,他并不排斥,但却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好像,他头顶那无尽的黑暗天空,被人用外力撕裂了一角。

有光照耀进来。

他已经忘记了光的温度,但是还是觉得很暖。

而这一丝暖意,是谢蓁带给他的。

他一动不动的望着谢蓁,眼底是情绪翻涌。

“他那么对你,你还要我救他?你难道不应该希望他死了吗?”他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声音说出来这些话的。

只知道,这一刻她带给他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陌生。

谢蓁笑了一下,眉眼弯弯,灯火游离过她英气勃勃的眉宇之间。

她像是一朵向阳而开的花,生机满满,整个春天,所有的生机和希望都在她的眼底。

“谁告诉你我恨不得他死了?他有些时候是很讨厌,但我……”

“并不希望他死。”

她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我觉得他很好,真的很好。”

在这个权谋遍布的封建王朝里,南宫胤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人了。

他之前也算是身不由己,但很多时候,还是护过她的。

南宫胤庆幸自己戴着面具,否则,听到这些话之后,还真的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来看谢蓁。

他甚至有些无法平静的装作另外一个人来试探她,突然觉得难堪又狼狈。

因为。

她说他真的很好。

可是,谢蓁你连我的本来面目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说我很好?

我又好在哪里?

这一刻,南宫胤自己都迷茫了,眼前是层层叠叠的迷雾铺开。

他快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了。

“呵,愚蠢的女人,你救南宫胤,你会后悔的。”他故作狠戾。

谢蓁摆手,“这就和你无关了,只要你答应我的合作,我就救你。”

除了和南宫胤牵扯的利益关系,让她必须选择救他。

就算是没有利益关系,她也还是会救。

因为,那是南宫胤。

是她在古代来这么久的第一个朋友。

“好,我答应你。”他垂下嘴角。

“希望你最后不要因为你的选择后悔,南宫胤可不是什么好人。”

“你这么不顾一切的也要救他,你该不是喜欢他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