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南宫薄问。

谢蓁忍不住伸手拿起瓷瓶,她突然抬起头,看着南宫薄。

“你说这药膏是宫中最好的伤药?”

“是。”他不明白她为何会有这样的问题,但还是回答了。

谢蓁眼睛闪过一抹精明,“那这药膏什么人会有呢?”

“你问这个做什么?”他眉峰蹙着,“这个不太好说,这药膏虽然是宫中的,但也不什么稀罕的东西,皇祖母,皇上皇后,有身份地位的人几乎都有。”

谢蓁心底燃起来的那一抹希望顿时又被冷水浇灭。

她真的是白高兴了。

这东西的确也是什么稀罕物,也不排除皇上皇后会把这东西赏赐给下面的人。

她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探到一点那个人的身份线索,现在看来,这一条路根本就行不通。

唯一可以断定的,是那个人和宫里的人有着一些关系。

“怎么了?”南宫薄说。

谢蓁握紧了瓷瓶,驱散了心底的思绪,“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这药效果不错,你记得擦一点。”他叮嘱道。

“谢谢你。”

“南宫薄,真的谢谢你。”

“皇嫂不用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他回答。

谢蓁摆手,“你不要再叫我皇嫂了,你还是叫我谢蓁吧,听得顺耳一些。”

他在同心小筑可是直接叫的她名字。

“好,那我便叫你谢蓁了。”

“你母亲怎么样了?”谢蓁总算是想起了寒王妃。

南宫薄眼底划过一抹无奈,“还是不见什么起色。”

“她已经习惯了。”

谢蓁听得心里酸楚不已,她不能仅仅只是依靠芯片给药,芯片要受伤这种事发生之后才会给她选择药的权利。

她要自己制造药。

治疗风疾的药方,偏偏就差一味曼陀罗,需要的还不是一点曼陀罗,而是很多。

如今许家有像恶狼一样盯着她,是不会把曼陀罗花给她的。

有了曼陀罗花,就可以制药了。

南宫薄如灰烬一般的眼睛里,也会重新燃起光明。

他这样高雅如仙的人,只该站在云端睥睨凡尘,而不该堕入到黑暗里。

“你能帮我想办法弄到曼陀罗花吗?”谢蓁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猛的靠近他。

“什么?”他怔住。

谢蓁无视他的震惊,条理清晰的把自己的需求说了出来,包括制药的事情。

他听完之后,惊讶的时候,眼眸之中落下了银河璀璨的光芒。

“你是说……你可以制造出这种药?”

他素来平淡的嗓音都有些激动。

谢蓁神色真诚,“只要你给我曼陀罗花,我就能制作出来。”

“这件事情,我会解决。”他微笑着说道。

这下轮到谢蓁吃惊了,“你来解决?我需要的量可不是一点半点的事情。”

“你们的风疾也不是一副药就可以治愈的,我的药方只能缓解。”

“所以就需要制很多的药。”

谢蓁有些语无伦次了,“所以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懂。”南宫薄眸光慢慢低垂下去,嗓音沉静如水,不曾惊起任何的波澜。

他再次抬起头看她时,漆黑的丹凤眼里只剩下了铺天盖地的淡然。

“曼陀罗花的事交给我,我给你花。”

“可许家……”她不免得想到了文帝的警告。

文帝可是警告过她,不希望她治好寒王府的人。

如果南宫薄为了曼陀罗花和许家对上,那不是会捅到文帝面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