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胤冰冷的眼睛里藏着丝丝的笑意,很浅。

“你不欢迎我,我偏偏要来。”

他唇角一勾,目光扫过她发白的唇瓣,意有所指:“在那个时候,你可没有对我这么冷淡的。”

谢蓁本来苍白的脸庞,瞬间血气上涌,红成来煮熟的螃蟹。

她无奈的低吼:“你给我闭嘴。”

“你还有脸说?是谁趁人之危偷亲我?”

南宫胤并不把这事情当作一回事,淡淡道:“你那时候不是也很享受么?”

谢蓁气得翻白眼,要不是她受伤严重,无法动弹,她非得扑过去咬他。

享受?

他哪只眼睛看出来,他强吻她的时候,她是享受的?

“你你你!”她一口气提不上来。

这男人太不要脸了。

这可是她的初吻啊!初吻啊!被这男人夺走了,她觉得像是被狗啃了一口。

南宫胤走向她,低眸看着她。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一向凌厉而且阴鸷的眼神里,竟然会因为她而有一丝柔和。

谢蓁觉察不到。

他也觉察不到。

“你以为我想亲你?”南宫胤大言不惭地说,“我那是为了给你喂药,你要是因为喝不进去药,死在我的面前,我找谁要债去?”

谢蓁十分的生气,没有回避他的眼睛,就那么对了上去。

她真的要吐血了,怎么会有人这么厚脸皮呢?

分明就是占了她的便宜,还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

就算知道他是故意的,但他确实是为了给她喂药,虽然这个办法无耻了一些。

可还是为了她。

谢蓁居然被噎住了,没办法继续指责他。

俗话说得好,不是不知者不罪吗?

“谁要你喂药了!”她最后憋出这一句话。

南宫胤眼神含笑,“这么说,你是在怪我多管闲事了?”

“你这个女人就这么没心肝么?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在书架倒塌的时候救了你,你自己说,我救你多少次了?”

他悠闲的坐了下来,斜眼看她,“你就是这么对你自己的救命恩人的?”

“就凭我救了你,难道……你不应该以身相许么?”

谢蓁无言。

他说的都是事实,她没办法反驳。

不过,以身相许?那是不可能的。

她正色道:“好,刚才是我的态度不好,我不应该对你生气。”

“有一说一,你救我不过是建立在我们的合作基础上,我对你有用,你是因为利益而救我的。”

“我给你的回报是我的药,你不要把恩情和利益混为一谈。”

南宫胤眼神一深,意味不明地说:“你倒是足够清醒。”

“如果这是夸奖的话,我就谢谢你了。”

谢蓁缓和了呼吸,手指向门口。

“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制药,等我好起来,我答应你的东西我是不会忘记的。”

“你是不是可以走了?还有,以后不要再这么突然出现,我胆子小,不经吓的。”

她故作柔弱。

“怕什么?”男人并不在乎,“多吓几次,你不是就习惯了么?”

“多吓几次?”她皱眉。

她好气啊,这个男人太厉害了,她打不过,就连南宫胤都在他手里受过伤。

她就是再容忍不下,也得容忍。

“你这么急着赶我走,看来你是不想知道南宫胤的消息了。”

他灵机一动,突然道。

霎时间,谢蓁的眼睛一亮,“你有他的消息了?”

这一刻,谢蓁眼底的光亮得惊人,宛若彩虹一样,绚烂又夺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