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在上清殿下棋吗?”

“下完了。”他答。

“那你是来找我的?”

谢蓁想着,这宫里这么大,如果不是来找她的,应该不可能刻意遇见的。

南宫胤的目光宁静,“不要往你自己脸上贴金。”

“本王的确是来找你的。”

“怕你这张嘴,在宫里给本王惹祸上身。”

他话语刻薄而冰冷,谢蓁却觉得格外的真实。

或许是因为认识他,在宫里,他们是唯一知晓彼此底牌的人,在他的身边才能难得的有一丝安全感。

谢蓁松开他的衣袖,她说:“好,你想堵我的嘴巴。”

“那我告诉你,我这张嘴巴现在饿了,你是不是要给我吃点东西?”

“不然我会出去乱说话的。”

南宫胤突然就笑了一下。

谢蓁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又听到他说。

“所有的女人都像你一样没脸没皮么?”

她愕然。

这个时候南宫胤已经抬脚往前面走了。

“还不跟上来?”他走了几步,发现她没跟上来。

谢蓁还在发神。

“去哪里?”

南宫胤头也不回,“堵某人的嘴。”

谢蓁冲他的背影扬了一下拳头,他的态度让人恼火。

但她心里却有些暖意。

这么冷酷无情的一个人,其实也是藏着一丝柔软的吧?

这个狗男人!

也不枉她之前还因为他在御书房里担惊受怕的!

谢蓁觉得有必要把文帝问她的话告诉他,如果有个什么的时候,可不能穿帮了。

那到时候就是欺君之罪了。

等她喋喋不休的说完,前方男人的脚步陡然就停下来。

他回过头,目光精准的落到她眉眼。

他眸子漆黑如夜,可若是细观,那里面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盯着她看了好半天,最后他才一字一句地说。

“你为什么要在父皇面前帮本王说话?”

谢蓁被问懵了,清澈的眼睛一望便见底。

他在那里面,看到了自己脸上那一张惊恐丑陋的鬼面具。

过了好久。

谢蓁后知后觉,却又十分自然地呢喃。

“为什么帮你说话?”

“我现在不是你的王妃么?”

她身为他的王妃,若是不帮他说话,那不是才有鬼了吗?

这么一句简单而直白的回答,让南宫胤的心微颤。

她是七王妃。

所以帮他说话。

就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还需要其他更多的理由吗?

连他的亲生父母都不待见他,视他如鬼魅,恨不得他退避三舍。

她却能那么自然的说出他们的关系。

仿佛,她并不以她是他的王妃这个身份而羞耻。

此时,风清天明,无风也无雨。

他心中有个地方,微微动了一下。

南宫胤收回眼神,冷淡地道:“你管好你自己。”

“本王的事情,和你无关。”

谢蓁差点没吐出一口血。

“你不要以为你有一点本事,便能在宫里搅弄风云。”

南宫胤又道,“这宫里不是谢府。”

谢蓁更想吐血了。

她压根就没想过,她也没那么大的胆子。

“南宫胤!”

她生气地说:“你还是把我的嘴堵上吧。”

他继续走着,脚步未曾有片刻的停留。

只是,向着日光的方向。

他的嘴角,似有若无的扬起一抹弧度。

光芒洒落在他的面具上,他人看上去不那么阴鸷冰冷了,竟有些难以言喻的柔和。

南宫胤带谢蓁到了一处僻静的宫殿里,让人给她端来了饭菜。

谢蓁二话不说,一扫而空。

南宫胤投来目光,“你是饿死鬼投胎么?”

“你就当我是。”

她满口都是吃的,十分的有胃口。

现在看在好吃的份上,不和他计较。

“呵。”他冷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