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了出库的这些现代西药,谢蓁很快就好转了,但是因为服药太晚,导致她还是难受了两天。

这两天她都躺在床上,哪里都不能去,时不时的胃痛一下。

她倒是没见到东方镜,只以为是南宫胤大发慈悲让人给她请了大夫。

身体稍微好转一些,她就开始思考芯片的问题。

芯片已经出库一次的药,是不是就再也不会出现第二次?

否则,她身体受伤,芯片也没能判断出她需要药,而自动出现药啊。

现在她对脑子里的这个东西还是陌生的,不过才摸熟了一点。

这多了解一点,就对她越是有好处。

她是外科医生,在古代也不知道能不能施展得开拳脚。

她都在想,这要是南宫胤不是毁容,而是腿脚伤残什么的,她或许还有把握。

可毁容,她不还得给他整容?

哎,她一下就精神了,她脑中的芯片会自动根据情况出现伤药,那么,能给南宫胤整容吗?

南宫胤这么心理变-tai,不就是因为毁容吗?

她觉得可以找机会试试南宫胤。

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她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

三天回门。

古代都有这个习俗,回门的时候,想来南宫胤是会陪同的。

她被设计来王府,回门的时候也该回去回报一下将军府的诸位。

谢蓁这两天依旧是由红衣照顾着的。

她现在身体还有些虚,也不想自己去找南宫胤,直接就让红衣去传话。

“红衣!”

“红衣!”

喊了好半天,红衣才慢吞吞的推开门进来。

“小傻子,你喊什么喊?”

“喊魂啊!”

红衣一脸的不耐烦。

谢蓁懒得和她计较,直接明了地说:“去找王爷过来。”

“我有要事和王爷商谈。”

红衣这下终于确定自己没产生幻觉了,她惊愕不已。

“你不傻?”

那天她也没听错,这人根本就不是一个傻子?

谢蓁没有空理会她的话,重复道:“去请王爷,我不希望再重复。”

谢蓁脸色苍白,神色却很冰冷。

这个红衣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说是来照顾她的,但一天比她这个躺在床上的人还要大爷一点。

一日三餐放在桌子上,她想喝口水都见不到人!

这是来做主子的?

红衣冷哼一声,“王妃您就不要为难奴婢了,奴婢只是奴婢,奴婢怎么能知道王爷在哪里?王妃您身份尊贵,不如您自己去找?”

谢蓁一口气没上来。

为难她?

这是谁在为难谁?

她病成这个样子,还能自己去找南宫胤,还用得找喊人?

“啧。”

红衣转过身,走了出去,“还真当自己是王妃了?就算不傻,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一个农家女,乡下来的土包子。”

“活不过三个月的王妃,还想摆谱?”

土包子!

谢蓁伸手按住胸口,她真的怀疑自己要被气死。

这王府的丫鬟都是这么刁钻的吗?

“咳咳……”谢蓁被刺激得咳嗽。

走到门口的红衣停下脚步,“王妃,奴婢找不到王爷,你也就不要再折腾了。”

这话里,满是讽刺的意思。

谢蓁忍无可忍,她艰难地爬下床。

“站住。”

“你还想干什么?”红衣根本就不怕她。

她的主子瑶光夫人,才是最受王爷宠爱的那一个。

要知道王爷为了他们夫人的安全着想,根本就不碰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