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蓁真的是难以置信的,这瑶光夫人身为太上皇身边的大宫女,怎么也是见过大风浪的人,如今就这么演上拙劣的苦肉计了!

这瑶光夫人……真的是让她一言难尽。

“王妃娘娘,您怎么如此欺人太盛!”红衣是瑶光夫人的丫鬟,这个时候也开始指责谢蓁。

谢蓁真的是很无奈,双手叉着腰,她叹了几声气。

“我说,你们至于吗?”

“瑶光夫人是吗?”谢蓁走到她面前,看到她哭得梨花带雨,竟是觉得自己刚才高看了她。

“南宫胤又不在这里,你这么演给谁看呢?”

“还有,我真的算是在欺负你吗?我的人可以为我作证,从头到尾我可是什么都没说。”

挑衅的人一直是瑶光夫人吧?为了在她面前宣誓自己的主权,所以演了这么一出,难道真的以为她那么蠢,连别人的话中之话都听不出来吗?

瑶光夫人的眼神一闪,眼角含着泪意,但嘴角却是扬起的。

“王妃,妾身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您若是觉得妾身不配,那妾身现在便去求王爷,让王爷休妾身出府。”

“等等!”谢蓁阻止,眼睛瞪大,“你越说越过分了啊。”

“我什么时候觉得你不配了?这不是你自己觉得的吗?你既然这么有自知之明,那真的是可喜可贺。”

谢蓁气死人不偿命,继续说,“你既然心里真的这么觉得,那留在王府里也该是很为难你的。”

“我和王爷都心善,不想让人做一些为难的事情。”

“我现在就让人去请南宫胤过来,你可以好好的和他说个清楚。”

谢蓁是来真的,她转头就吩咐素心,“去请王爷过来。”

“啊?”

素心傻眼了,不知道谢蓁是怎么想的。

她还不明白府里的情况吗?

瑶光夫人可是十分得王爷宠爱的,这事闹到了王爷面前,被责怪的人也只会是谢蓁。

谢蓁怎么能傻到让她去请王爷?

“啊什么啊?”谢蓁冷着脸,“让你去就去。”

素心是不想去的,因为就算王爷来了,明摆着会输的人会是谢蓁。

瑶光夫人的行为她不做批判。

“王妃,您看到了?您如此羞辱妾身,连王府的丫鬟都看不过去了。”

瑶光夫人还是保持着跪坐在地上的姿势,她低人一截,偏偏却笑得明媚生光,带着尖锐的冷意。

“你真的以为你能得他的心吗?”

瑶光夫人的目光陡然变得冰冷。

“王妃,实话告诉您吧,我和王爷才是最亲密的。”

“他就算娶了你做王妃,但是这一辈子都不会爱上你,充其量,你就算是个替代品。”

“不。”

她勾唇,带着胜利的笑容,“说不定

你就是一个发泄工具而已。”

四周都是瑶光夫人的人,索性她也毫无忌惮的露出了真面目。

她不怕下人去给南宫胤告密,谁都知道在南宫胤心里她的地位有多重要,她就是王府的女主人,南宫胤连府里的事情都不会过问。

谁有那个胆子,为了谢蓁一个被谢家遗弃的王妃来得罪她这个掌握实权的女主人呢?

恐怕普天之下都不会有人有那么蠢!

关于这一点,瑶光夫人看得明白透彻,所以才能和谢蓁宣战。

谢蓁要是喜欢南宫胤那真的会被这一席话伤了心。

替代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