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胤依旧没有让开。

他站在那里,即便是有心收敛杀气,但是依旧像一尊杀神。

“谢将军,一盏茶的世间还没有到。”

“任何人都不能进去打扰王妃。”

南宫胤称呼的是王妃,低沉醇厚的声音带着莫名的冷感,像是深秋里凝出一场白霜,那么的好听。

谢蓁心安,继续手上的动作。

马上这一剂药灌进去就好了!

外头的谢将军已经忍无可忍了,“王爷,你就那么相信她?”

“她是在里面瞎折腾,她根本就不会医术,你让她继续在里面,那就是在草菅人命。”

谢将军气得脸红脖子青,不停的喘着粗气。

南宫胤一扬袍子,冷淡道:“本王站在这里。”

“本王便是信她。”

话音落下的一瞬间,谢蓁也在这个时候从里面拉开了房门。

她刚出来,还没来得及说话。

谢将军就猛扑了过去,他一把拽住谢蓁的胳膊,狠狠地把人甩到一边。

“孽障,要是你祖母因为你而耽搁了病情,你十条命也不够赔的!”

“我必定要亲手打死你!”

谢将军是武将,一旦暴怒起来,那和南宫胤也没差别。

谢蓁刚才在老夫人的床榻上跪坐了太久,谢将军的力气很大,有功底在。

他这么一拉一拽,谢蓁吃痛不已,整个人都觉得手臂像是要断掉了。

本就头昏眼花,再被这么一甩,脚下一个趔趄,就那么撞上了冰冷的木门。

她绝望的闭上眼睛,心想撞到门上一定很疼,鼻子估计都得撞出血。

然而,在这天荒地乱里,她想象之中的疼痛没有来临。

在慌乱之间,她落入了一个冰冷的怀抱里,身子抵着那人的胸膛。

那人的手,就那么松松懒懒的搂着她的腰肢。

男人身上带着特殊的冷香,那么铺天盖地压下来,感染了她的所有嗅觉。

她下意识的屏住呼吸,颤巍巍的睁开眼。

天地寂静无声。

漫天金色阳光里,映入她眼帘的是男人白皙有光结的下巴,以及高挺的鼻梁,再往上看。

那便是一双漆黑幽暗的眼眸,狭长而深邃,是好看的丹凤眼。

她的心跳顿了一下。

她怎么都没想到,南宫胤居然会出手拉住她。

她几乎怀疑自己的一场梦,他之前可是差点杀了她的。

现在怎么就变了呢?

“大夫,快里面请,看看老夫人。”谢将军焦急的声音划过,打破了沉静。

谢蓁回过神,她连忙推开他。

她正要道谢。

她却听到南宫胤淡声问她。

“里面如何?”

“没有性命之忧。”谢蓁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胸口。

心跳太快了,她该不是得病了吧。

此时,大夫在房间里给老夫人把脉,外面候着的人都跑了进来。

一屋子站满了人。

谢将军站在床边,担忧不已,“大夫,您不要一直不说话啊,您倒是说说老夫人怎么样了?”

白胡子大夫正在给老夫人把脉,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倒是很精彩。

谢将军看不明白是个什么意思,看大夫一会叹气,一会惊喜,心就狂跳不已。

他担心老夫人的身体是有什么重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