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知道南宫胤为什么会来得这么及时,但是他来了,的确缓解了这里的困境。

她必须要救老夫人。

“你进去干什么?若不是你要和谢家脱离关系,你祖母会吐血吗?”

“你又不会医术,你不要在里面添乱!”谢夫人心里害怕,毕竟是她气得老夫人吐血了。

要是将军来了,定然会怪罪她的。

她只能亡羊补牢,趁机把这罪过拖到谢蓁的身上。

毕竟将军也知道,老夫人宠爱谢蓁,老夫人因为谢蓁断绝关系生气吐血也不是不可能的。

谢蓁没功夫和她纠缠,冷眼看着她,“让开!”

“你要是想让祖母活着,你就让开。”

“大夫马上就来了,你以为你进去就能救人吗?”谢夫人道。

谢蓁还要和她争执。

这时,一直伫立在走廊下的南宫胤开口了。

他声音极冷,“清风,把不相干的人都给本王丢出去。”

谢夫人差点呕血,不相干的人?这可是他们谢家,怎么就轮到南宫胤一个人做主了?

谢夫人想反驳南宫胤,嘴唇动了动,一个字都没能挤出来。

南宫胤就是京城里的一尊活阎罗,谁敢开口呢?

他在战场上,那更是恐怖如斯。

谢夫人自己不敢去触南宫胤的霉头,她给谢无双使眼色。

“我也是谢家的一份子,祖母生病吐血,我也理应在旁照顾。”谢无双站出来,落落大方。

“妹妹,我想和你一起进去,进我的绵薄之力。”

谢蓁道:“你要是真的想尽一份孝心,你就该知道祖母最想见谁。”

“保不准,你进去了祖母会再次生气。”

“在外面等着。”

谢蓁是不会让其他人进去的,她脑子里的芯片太神秘,就算要出库药,那也得等着没有人在的时候。

她要是把谢无双弄进去,那不是在监视她吗?

谢无双脸色僵硬。

她对谢蓁的恨意已经到达了顶峰。

这不是在告诉所有人,老夫人根本就不待见她吗?

她以前哪里受过这些委屈,整个谢家都是紧着她先来的。

谢蓁再次进房。

她正要关门,想到自己脑海里的芯片。

她叫了一声,“王爷!”

“说。”他回头,言简意赅,眼里也带着深深的探究。

谢蓁一口气说完:“我没有出来之前,请王爷让任何人都不要进来。”

任何人?

南宫胤没有多问,轻轻颔首。

“本王给你一盏茶的时间。”

谢蓁顿时放心了,颤抖着手关上了房门。

瞬间,门合上,把所有的一切都隔绝在外。

南宫胤眯起眼睛看着门板,她已经走到了里间去,自然是无法看到她的。

南宫胤像是在看她,又像是在思考。

现在,他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个谢蓁肯定不是原来的谢蓁。

她是会医术的,她现在不要任何人进去,应该是要救老夫人。

但为什么见不得人?不允许其他人在场?

不过想来也是,她自己研制的药都是那么的奇怪。

东方镜研究了这么久,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她真的这么神秘。

他现在也只能配合她。

他也想看看,她是否真的会医术,到底有没有利用价值。

他要搞清楚,他的蛊毒在冷泉发作,被她压制了,究竟是巧合还是她的本领高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