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群穿明末之荒海平波纪正文1251完全是技术优势“又有几条船被炮弹击中了,跟以往不同的是,这些炮弹一旦击中这些船,几乎立刻会着火,甚至有一些落在海里的炮弹,在爆炸后还能喷出蓝黄色的火焰漂浮在水面上,尽管时间很短,但这个现象让我们联想到魔法,当然了,现在我知道那其实是一种燃@烧@弹,但在当时,目睹这种景象的人几乎肯定会产生巨大的心理震撼……

然后,打击终于轮到了我们头上,我先看到远处海面有一股黑烟,由于海风的作用,那道烟柱几乎与海面平行,烟柱中时隐时现几片蓝色的船帆,那就是传说中的澳洲大铁船了。

以往的经验告诉我,如果从底舱的窗口都能看见那条船的话,那么距离我们已经一定是很近了。

然后是一声爆炸和桅杆断裂倒塌的声音,当我突然发现倒下的桅杆砸碎了栓脚镣的木桩时,我就下意识地停止了划桨并站了起来。

然而并没有鞭子落在我的背上,因为整条船都处于混乱之中,于是我就这样拖着一米多长的铁链从船舷一侧跳入水里。

幸好,我所在的船队位于最靠近海岸的地方,不然我很可能像大多数同伴那样,因为体力不支沉到海底……”

卜弥格神父在书里记录了一些关于那场海战的数字:

“那场海战大约有四千人战死,其中超过半数是奴隶桨手,四十五艘参战的大、中、小型排桨帆船中,只有九艘小型船依靠灵活的游走逃离了战场,其余不是被击沉就是被烧毁或被俘获。

根据我后来了解到的战场情况,当时徐志指挥丹阳号充分利用了自己的机动性优势,他一直让自己的船跟敌人的大队船队保持一公里左右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上,丹阳号上的两门七五舰炮能够准确打击敌船,而敌船上的最远只有六百米射程的青铜炮根本打不到他。

当敌人的船队试图靠近澳洲船时,王国的船长们很快会沮丧地发现,无论自己对安拉的祈祷多么的虔诚和声嘶力竭,自己船上的那些可怜的奴隶桨手们也爆发不出能让自己满意的船速,他们无论使出多少力气、身上了挨多少鞭子,也跑不过“澳洲魔法船”……

当然了,神父的回忆录只是文字描述,其实在事件发生的那天,战场上情况要复杂生动得多。

当时,丹阳号是依靠其优秀的机动性和敌人的不甘和愤怒,很容易地“牵引”着这只庞大而迟缓的船队在海面上兜圈子。

只不过,船队每兜了一圈,排桨帆船里就少掉几艘——这些船无一例外地很快沉没或者无助地漂浮在海面上,像火炬一样熊熊燃烧。

直到船队里的一部分“聪明的”船长们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们知道,现在除了无谓地绕圈子和无谓地损耗外,自己这方根本无法给敌人造成任何伤害,哪怕士兵们冒着炸膛的危险往船首青铜炮里装填进更多的黑火药,那些打出去的实心铁球仍然距离那艘魔鬼船很远很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