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飞人她回避了从高楼飞身而下毫发无损的重要问题,对是否会去其他地方的福利院做贡献的问题也避而不答,众媒体自然是失望的,却也知道绝不能像采访明星那样对小飞人死缠烂打,不死心之下,跟着拍摄。

媒体人员也跟去了食堂,全程记录了小姑娘的早点吃得是什么,吃完后休息了多久又去门诊楼做手术。

手术楼层拒绝参观,众媒体匆匆去吃了早餐,坐守到医院上班去采访领导,挖掘更多的消息,之后直奔淞海儿童福利院和残疾儿童福利院。

有部分网红主播们也跟着媒体公司的人去福利院蹭热闹,有部分仍蹲在医院。

乐家小姑娘工作忙,黎照带着小师弟白天在残疾儿童福利院体验生活,晚上回酒店,小姑娘去医院做手术,他没跟去,带小师弟去逛淞海市。

也因此如此,他又一次成功的避开了媒体和主播扰。

7月22日是周六,媒体于23日早上围堵到小姑娘,各家的采访报道争先恐后出炉,因周末闲人多,再加上有平台推广,小飞人在淞海市给孤儿免费看病治疗的事迹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

知道小飞人在献爱心的网民也去看某个小飞人跳楼的视频,点频点击率狂涨,临近中午时分,点击率已经超过一百万,迅速爬上热搜。

柳大少也关注着新媒体的消息,发觉某个视频的点击率噌噌暴涨,整个人都是懞的,小萝莉这吸睛的体质,妥妥的流量王!

吸睛体乐小萝莉上午有两场手术,三个患病儿童分为两拨,一拔两人同台手术,一个儿童单独手术,手术从不到七点即开始,持续到十一点结束。

昨天熬了通宵,上午又持续工作四个小时,就算是台机器它也会因长时工作而温度过高,何况是人是血肉之躯,小萝莉也累。

工作疲惫的乐同学出了手术室,听说自己又上热搜了,无比淡定,上热搜就热搜吧,她又不是第一次上新闻头条。

同样跟着忙了一夜外加一个白天的戴同学,满眼小星星,小萝莉要是不当医生,她去当明星的话,肯定是国民小闺女。

小萝莉终于忙完了,帅哥们也没迟疑,护着小萝莉和眼睛变兔子眼的戴同学下楼。

医院的领导和福利院的领导们知道小姑娘做完手术要赶时间回家,也没挽留她,提早半个钟到了手术室外给小姑娘送行,依依不舍的送她下楼出了医院上出租车离开。

他们当然不是仅口头送行,准备了一些淞海市的特产,上午提前送去了市政部门小姑娘停的直升机那里。

乐同学戴同学与帅哥们回到酒店时,带着小师弟玩了半天的黎照已经先一步返回,连行李都收拾整齐。

而戴同学的父母也在酒店恭敬多时,就等着小同学回来了。

乐同学下榻的酒店与戴同学家不在同一处区,因当天是星期天,戴爸戴妈休息,早早就到了酒店。

乐同学和戴同学先回客房梳洗了一番,再去吃饭。

戴同学在酒店提前预订了一间雅间,只摆一张大桌,戴家三一家仨口,乐家弟姐,黎先生和五只狼汉子,一共十一人。

儿子大学毕业转眼又两年过去,戴爸戴妈见到乐小同学特别兴奋,也略有遗憾,小姑娘要赶时间回家乡,要是能多留几天,他们也能约个时间一起去游览淞海最著名的景点。

东道主戴家父母热情好客,酒店服务周到,一顿饭主宾尽欢。

小萝莉下午要回E北,饭后也没多聊,她和帅哥们回客房收拾了行李退房。

戴同学也退了房,与父母在酒店外同小萝莉一行人辞别,他们一家仨口回家,乐同学还要折回淞海市第一医院一趟。

黑九帅哥也脱队,他去市政开小飞机,到时去第一医院接小萝莉等人。

乐同学携带弟弟与帅哥们乘地铁去第一医院,转换了两条线路的地铁,再换了一班公交车就到了目的。

到了医院,庄小满和蓝三提着小萝莉的药箱和黎帅哥带着小乐善一起在医院的大厅等,燕少柳少陪同小萝莉去了一栋门诊楼看望某个病人。

小萝莉折回第一医院,只为探望某个有熊猫血的高中生。

特殊血型的高中生姓郁,大名郁畅,他爷爷在本给他取名“和畅”,来源于《兰亭集序》中的“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因郁姓已有人叫了“和畅”,从而减了一字,定名为郁畅。

正常情况以郁畅那样的伤至少得躺个一个月以上,小萝莉给他用了特效药,不到半个月伤口已经愈合,人也能下床活动,医院不放心,仍留他在医院观察。

因为他必须住院观察期也是期末考期间,他没法回校参加考试,干脆老实的呆在医院。

小萝莉和两位帅哥找到住院部时,医护人员知道小姑娘要找郁畅,带她们去病房,发现郁畅不在病房,给他打电话,再陪小姑娘去医生办公室。

郁畅遭了一劫,同时又受到幸运女神眷顾,不仅捡回一条命还解决了旧疾,整个人精神焕发,能活动时就闲不住,经常出去溜跶,或串门,给一些病患者送心灵鸡汤。

他在另一层楼串门,接到电话,听说有人找他,紧赶慢赶地赶回住院部,找到医生办公室,在门口看到两个戴墨镜的青年和穿着红如烈火的半臂古装梳高马尾的漂亮小萝莉女生坐在办公室,整个人都呆住了。

医护看到小青年傻呆呆地站在门口,赶紧去拉了一把:“郁小弟弟,穿汉服的小姑娘就是救你的天使,你不是说以后要去看望小姐姐,这会见着人怎么不说话了啊?”

被催了一回,郁畅回过神,期期艾艾地走向小姑娘和墨镜青年。

小萝莉找小青年有事要谈,燕少柳少也识趣,起身和医护离开了办公室,并将门给关上,他们守在门口。

两个戴镜男和医护都出去了,郁畅也站住了,手足无措。

小青年五官端正,皮肤白晳,养了一阵伤,气色不错,是个清秀的男孩儿,乐韵指指旁边的椅子:“我找你不是问你要医药费的,不用紧张,坐下说吧。”

“诶。”郁畅像只提线木偶式的,肢体不怎么协调,挪到椅子旁坐下去,坐得笔直笔直的,双手交叠放在膝头,因为紧张,攥得很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